愿时候温柔

时间:2019-10-12 16:10:30 作者:刺猬苏学习网

不知道为什么。是因为人的年纪越大,就会变得不爱跟老人聊天么。还是天气太炎热,宁愿躲在房子里吹着风玩。是借口吧,感觉人越长大就变得越来越懒了。不管怎样,我还是希望你能多抽时间来陪陪家人,特别是老人和小孩。

我记得,小时候会常常躺在奶奶家的地板上睡觉。地板上不算很脏但是总也会有一些扫也扫不掉的灰尘,或者是干农活还没来得及收拾的细渣子碎屑什么的。而那时候的我,往往是玩累了,倒头就睡。我想小的时候,只要是平整的地面都可以是床,因为那个时候的你想睡就睡。然而重点不是床,而是在他的身上,总是分泌出很多黏黏的汗液。奶奶非常形象地说,那个时候的你就像是一条小泥鳅,滑溜滑溜地。我想,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一条刚从田里摸上来的,丢在地上粘了一身灰尘的泥鳅。因为,此刻他的身上已然如此,黄不溜秋地。奶奶又不好吵醒他,只好扯个蛇皮袋。然后小心翼翼的将他翻个身,让他睡在上面,以免得他一觉醒来照个镜子发现自己不是鲶鱼身了。

我记得,小时候吃饭。总是会抱着我的小碗去奶奶家,在门口我总是会问 奶奶今天又弄的啥好吃的啊 ,奶奶便会笑呵呵的告诉我今天弄的啥菜。我最喜欢的是奶奶做的辣椒炒肉,油淋茄子和红苋菜当然还有各式各样的泡菜,泡菜就属洋生姜刀豆和莴笋最好吃了。记忆中奶奶做得辣椒炒肉,肉是酱油色的,也不全是酱黑色,好似中间又孱着一丝金黄,刚好跟青色的辣椒形成鲜明的对比。而且,在辣椒炒肉的下面还有一层黑色的汤汁,当然只是在表面,将它淋在饭上面的时候可以明显的看见黑色下层的金黄。将汤汁均匀的绕小碗画个圆圈,当饭上萦绕着辣椒炒肉的香味的时候,我想这才是它灵魂所在。至于红苋菜,完全是出于视觉上的好奇与喜欢。因为它是红色的呀,将它的汤汁淋在饭上。白色的米饭立马就变成成红色的了,试想这么有趣的魔术哪个小朋友不喜欢呢?嗯,我想红色的饭吃起来肯定最香,至少小的时候我是这样认为的。说到泡菜,不得不提到洋生姜。奶奶做的洋生姜与我和在别人那吃过的味道完全不一样(以前在学校也会有人带自家的菜,带过去加餐),而我当然更钟情于奶奶做的。奶奶做的洋生姜,有一股淡淡的甜味更多的是它的微辣,然后很脆。一般用小碗装一小碗,从坛子里用勺子舀上几勺子就够了。盛在碗里的洋生姜是黑色的,跟生姜长得很像,但是个头要小一些,长得也瘦一些。然后黑色的洋生姜里头满是那种血红色的很细很细的辣椒碎片,颜色非常的亮看上去也挺漂亮的,像一粒粒红色的小宝石。而我吃到的别人做的,往往都是一股咸味没有那一股微甜,而且那个辣椒的颜色也没那么鲜艳,口感也没那么脆。这个泡菜适合在饭前吃,非常开胃,当然的时候也能那几个放嘴里吃着玩。至于刀豆,估计也是因为他的样子长得好看吧,不过味道确实也挺好的。因为刀豆一般长得很长,人们为了入味通常会将它打上花刀。一排一排的很整齐的倾斜着的刀口,看上去确实挺有趣的。虽然当时不明白为啥看见藤上吊着的刀豆那么大一个,放坛子里淹一下就变成那么小一块块了,也许是缩水了,也许是切成那样的,谁知道呢好吃就行了。味道是酸辣型的,好像是这样的好久没吃过了,我想放到面里头也会别有风味罢。

我记得,有时候,我饭吃完了。到奶奶家坐,他们刚好在吃饭。这个时候奶奶就会从锅里盛出锅巴,就是米煮成的那种米黄色的一块一块的锅巴。放到我的手里,来吃这个,这个好吃。而我往往觉得这样不够,还要往里头加点料,然后就从桌上的碗里夹点什么。里头可能会是一块肉,或者是几片青菜。我想,这可能是我吃过的最早最古老的汉堡罢。要是没有锅巴,碰上我喜欢吃的菜奶奶也会夹上一筷子往我最里塞,而此时我的手里肯定会有一小坨米饭,那肯定是我早就准备好的,用饭锅里的勺子舀的。毕竟,我们南方人吃菜怎么能少的了米饭呢。

想着想着,吃完晚饭的我下了楼。

奶奶从侧门前经过,我喊了奶奶。 山山呐,一天没下楼啦,在楼上都干些啥呀 。...我想了半天,憋出了几个字 看了下手机,睡了下觉 。不过想想,确实挺内疚的,对于我没早些下来陪爷爷奶奶他们。

楼上那么热,开空调了没有呀

没有,就吹了风扇

啊,楼上没空调那不是很热

还好嘞,不是很怕热。

简单跟奶奶寒暄几句,很快我的眼就落到了外面爷爷的身上。

他轻轻地向前躬着身,两腿慢慢靠拢而后缓缓地蹲下。就这一个简单的动作,他都用了将近一分钟的时间。那一刻,我的心颤抖了。就像此刻他那双满是皱纹的手,那双皱缩着的仿佛只剩下一层皮包着骨头的手。只见他握着一把用茅杆做成的泛着米黄色的破旧了的扫帚,扫帚在抖动,我看见了,扫帚在颤抖。他看见了我。我看见了一位满是银发,左眼将近眯着的,背成U字形的爷爷。我看见了他在阳光下,颤抖的手。我看见了,他的微笑。

山山下来啦 他用低沉的声音说到

恩诺,我帮你收这个吧 说着我顺手接过他手中的扫帚

这是什么盐菜啊

萝卜菜,很好的盐菜嘞 他带着赤子般的微笑,不知怎地,后来的我特别喜欢看老人与小孩的笑脸。就如此刻,爷爷脸上的天真。

我提着蛇皮袋两边的角,爷爷将紧紧抱在怀中的簸箕对着我提的袋子往下送。他小心翼翼的往下倒着,生怕一不下心那簸箕会从怀里溜走。

还是山山闲不住 奶奶脸上挂着微笑

这样挺好的

我将旁边的盐菜都扫到了一起,我的汗水从脸颊滴落,我用左手擦去,我害怕它滴在盐菜上。爷爷没有汗水,爷爷只有颤抖的双手。

好啦好啦,山山你快进来吹风扇

外边热,让老头子忙 奶奶在一旁焦急的说生怕累着了自己的孙儿

你进去吧,这差不多了 爷爷捧起最后一点散落的盐菜

你这袋子放哪?我帮你提过去吧 我伸手准备接过爷爷手中的袋子

爷爷没有给我,他提着往放杂物的房子走去,我指着旁边的箩盘,这个也要拿过去吧。

爷爷点了点头,我们孙儿俩朝着房子走去。我看见阳光下的影子蹒跚的朝着那边走去,风又将那双颤抖的手吹进了我的心。

我跟爷爷奶奶说着我的经历。进入了一家好的单位,分配了一个很有发展前途的单位。里面的人都很好,我们分了宿舍,我们领了工资,我们上个礼拜领了葡萄,我们参加公司里的大合唱,我们的过得很好。

奶奶问我宿舍有几个人,我说两个。她又问舍友是哪里人,我说益阳。她说,哦,那你肯定又结交了一个好朋友。

爷爷反复的跟我说着一句话, 要把公司当成自己的家一样去爱护!无论有多少人因为什么原因离开,你都不要离开,你要做那个坚守到最后的人 当时,我没怎么在意这个话。后来才发现,这就是他们那一代老前辈的工作情怀,对于工作,对于生活。忠于工作,忠于自己。

爷爷还教导我,要我好好的学习。奶奶主要是叮嘱我要我小心,在化工企业里,需要注意安全。

奶奶还告诉我,说村里的耀嗲,铁嗲都夸我,说我懂事。她说,现在的年轻人看见老人家都低着个头,招呼也不打,不像你,还是很讨人喜欢嘞。我冲着奶奶做了鬼脸,说,现在的人啊多数都比较内向,不愿认识别人,更别说主动去打招呼了。说着说着,她笑了,我也笑了。我问奶奶他们身体都还好么?奶奶说不太好。我说,我上次见耀嗲看他身体挺好的啊!奶奶说,都是看上去没事,其实啊,都有毛病了。年纪大的人,要是有病的话还是希望早点老去,免得受罪。说着说着,她又开始说自己的眼镜一老流泪,结眼屎,现在看人都看不太清了。还问我电视里打广告的药是真的还是假的,要真有效果的话我就打个电话过去了。我说那个都是假的不要听,还是得问医生怎么说。我说,我到时候到网上查一下这个毛病是怎么回事,在看下有什么方法可以治疗一下。奶奶说好,说着她进屋了。

她出来,手上拿着一块西瓜。 山山,你把这个吃了吧

我接过,咬了几口。 很甜,哪里来的呀!

我这人很直,说了也不怕你,这个是你爷爷在别人瓜田里捡来的,瓜的最下面那点就别吃了,给喂的那几只鸡

爷爷怎么弄来的? 我想起了那双颤抖的手

就拿着,像走路一样,一步一步过来的嘞 爷爷眯着眼睛笑着,露出了他那口只剩几颗门牙的嘴巴。不知为什么,此刻我觉得爷爷竟是全天下最可爱的人。他的微笑,是我见过世上最美的花朵。

我这个做奶奶的,一杯茶,一点点心,对孙儿的心,那一点一滴都是真心的 奶奶严肃的说

我点点头,不知道此刻该说什么才好。

奶奶说老爷子该吃晚饭了吧?菜热好了。拿把凳子就放客厅里吃啦?爷爷说好。我先奶奶一步来到厨房,奶奶今天啥菜啊!我帮你端过去,不用不用,她笑着说。边用手指指着灶台上的锅,我一打开,一股香味袭来,是绿豆哦,嗯,好新鲜呐。我看着,我说。奶奶执意没让我端菜,我便做到位置上了。一会她端来了一碗绿豆,和一碗鱼,鱼里面的辣椒是红色的,鲜红色的那种。我问奶奶这是新鲜的还是腌过的奶奶说是腌过的,她用筷子在碗里找着。我问奶奶你要夹什么呀,她说是小鱼,我用手指着这里有一条,她夹住,筷子往我嘴里送。我吃着,奶奶做的鱼,我想那还是以前的味道。接着奶奶将盛有绿豆的碗往爷爷的碗里倒,老爷子多吃点这个,这个今天不吃完就馊了。我看见绿豆粥沿着爷爷的碗有一点洒下来了,它们落到了凳子上面,我知道那是奶奶不小心的。奶奶又往自己的碗里倒,我看见绿豆粥又沿着奶奶的碗往凳子上流去,一会奶奶才反应过来。我以为奶奶是不小心的,我没说,我不敢说。奶奶说,看来我这个眼睛是不中用了。

此刻,我才意识到,他们真的都老了。但愿时光慢些,对他们都温柔一些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[email protected]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